狐的千秋霸業♥

★It`s Glenn☆千秋万載☆獨一無二★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话说一夜大风,不知怎么我就站在阳台上,默默念着山雨欲来风满楼

于是灵感油然而生

糟糕物诞生了

记之,欢迎吐槽

我是个杯具的文艺青年

我是怀才不遇的胡雪岩

我是精神分裂的东京客

--------------------
巍巍屹孤山

翦翦人影单

乡愁欲诉无处诉

把酒对月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新年要有新气象

于是我大扫除了

偷窥了某E的嘀咕,萌到了她的多罗照

无耻的东京客竞相仿效(谁跟你竞相阿。。。)

所以拖了小椅子给里拉熊来一张山寨版的

既然都照了

顺便把家里一起照一照

希望本少爷2010年能够行大运!


091231_155045.jpg

091231_155158.jpg

091231_155622.jpg

091231_155242.jpg
to my dear 夏花,

夏日的最后一天,我把头发的颜色漂了又漂,终于染出了那一年我们都想要的银白色。

我想给你看,可是却已经找不到你了。

我永远不能忘记你那枫红色的头发,柔软而微卷,夏日的午后你躺在我的枕头上,像猫咪一样睡着。那一瞬,我爱上你,那么视觉,那么宿命。

有一年夏天你敲开了我的门,带着成堆的行李。

你和女朋友分手,你没有地方住,你来投奔我,我竟然心里偷偷欢乐着。

无助的时候你会想到我,我很欣慰,即使只是避风港,即使只是暂时。

我陪你去刺青店打了唇环,你说下次你想要刺青看看,刺一朵花在身上。因为你叫夏花。

虽然心里想要就这样一辈子和你一直在一起,我知道,不过是我自己的幻想罢了。

初秋的一天,台风过后的第二天,阳光明媚的午后,回到家看见你在收拾行李“冬生,我和女朋友复合了。我要回去了,谢谢你这么长时间收留我。”你把回到她身边称作回家。

我能说什么呢,我微笑送你出门,看着载你的出租车消失在街道。我家楼下有一棵很大的桂花树。桂花的香味那么的浓烈,以至于多年以后我只要一闻到桂花香就会伤怀。

你就这么走了,留我一个人面对这个房间,满室的桂花香。还有我已经空荡的心。

我不是,没有暗示过我喜欢你。可你总是不愿去相信。

“如果我是女生,你对我会不会有所不同?”

“如果我是女生,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冬生,你真的是个纤细而敏感的男生。”你常这么说我。你说我像一只忠犬,一旦选定了主人一定不会改变。

其实你才是。

你和你的女友,分分合合,反反复复。

夏花,下一次分手,你又会做些什么,还是依旧会在雨天一个人开很久的车漫无目的去另一个城市吗?
结果你没有钱加油无法把车开回来,后半夜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坐在路边像一只被人丢掉的小动物。

或者是会窝在房间里三天不出门,偷偷哭泣吗?
我怕你饿死在我家,结果发现你躺在衣橱里面睡着,眼角还挂着泪痕。

我知道,你一定会去那个海边的度假屋。那里没有电话没有电视。

我不知道它在哪里。但我知道你和她一起去过。

我已经是第几次接到这样的SMS。“冬生,我又来了这个度假小屋。这里的天很阴,海很灰暗。房间里没有任何电器,适合醉生梦死。我仿佛可以一个人哭到世界末日。”

夏花,你才是一个纤细又敏感的孩子。

刚上大学的时候和你相遇,因为有那么多相似的爱好,我们很快成了最铁的好兄弟。

这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呢。

我们相约,一起染最不可思议的颜色。

我们不约而同,都想要银的发白的那种颜色。

可是我们都染不出来,试了又试,最后还是放弃。就像我们的感情,我试了又试。

最后一次,你说是真的和她分开。你找我喝酒。

你喝得那么醉,所以任由我用力抱住你,你都不挣开。

我吻了你,柔软而微温的唇,我是那么难以忘记。我也不能忘记你推开我的眼神,那么震惊,那么冰冷。

像一把剑,你不用宣布,我已经知道答案。

无非是这样,于是你又离开了我。

最后一次收到你的SMS,你装作忘记我们之间的事情。“冬生,我又来了度假小屋。在海边一边坐着发呆一边想到你。冬生,你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

收到SMS的时候,我在一家刺青店里。

我在左腕纹上一朵寂寞的花。它的名字叫彼岸。

那是夏末秋初的花。

因为不知道给该跟你说什么好,所以没有回SMS。那却变成我们最后一次联系。后来别人说你移了民,我不知道你是一个人去还是两个人。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也许问问其他朋友我就可以知道一切,但我害怕真相,我选择逃避。

花不见叶叶不见花,生生相错。

夏花,我和你的前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今生我们只得相错。



今年秋天,终于下定决心辞掉了工作。打算自己开店的我可以把头发染成任何一种想要的颜色。

原来住的房间,因为有太多我们的回忆,所以我搬离了那里,把它租了出去。

偶尔去收租跟房客闲聊两句。那天桂花的味道特别香,像那天你离开我时候一样。

房客说“你知道吗,当初毫不犹豫租这房间就是因为它楼下有棵好闻的桂花树。”

我走的时候,房客对我说,“你头发的颜色真好看。”

我忽然,很想一个人,去一个没有任何电器的海边小屋。

那里应该可以收留我保存了很多年的泪水吧。






东京的八月不那么炎热,但是我的内心却很燥热

昨天一口气,去了学校把该签的名给签了,话说我是摇滚巨星么,学校如此期待我的签名(并没有。。。|||)

然后去市役所把该办的手续办了,这个市役所办事真是七七八八,每年我都需要去申告一次。最好你们是有这么想见我厚。。。。

最后去把mii买回来了,插进DS以后。。。晴天一个霹雳

妈呀,还是读不出!!

然后就看到我在那里反反复复插进去拔出来。。。|||(妈呀真猥琐)

持续十分钟以后,我怒了,差点那机子就被我当场点燃爆破当焰火放了

满怀郁闷,上网报修,然后去便利店把这破机给寄去任天堂总部

要是维修费太贵,我就不要它了。。。(心里默默这样想着)

这件事的发生,让我很感动

霉运之神他妈的没有抛弃我,他还是在我身边伴我成长的。。。

我真应该为之叫一次好~~呕耶!

最后我就精神失常了,捧着一本ZEMI大眼皮指定用书傻看

默默看了半小时,才惊觉。。。原来这是一本日语书。。。|||

然后丢书上网,看自己的碟卖得如何

发现别人已经入账了,我得去送货

于是又手忙脚乱的打包,发货,再次降临便利店。。。

等我精疲力竭回家躺下准备好好歇歇的时候。。。

手机响了

很久以前曾经和我一起在居酒屋打过工的中国朋友说,(她已经辞职很久了)

昨天她回去店里玩,没看见我,就问别的同事我的情况

结果其他人回答一致,他们说都不知道为毛我一声不响就不去了

毛!敢情你们不知道我摔断了腿么!!

你们集体装傻么

我那些MASSAGE发到外太空去了吗?

我那些电话是打给灵界的朋友吗?

真凄凉,人生何处不凄凉阿。。。。



春学期的最后一天我癫狂了

早上5点多起床,一脸残相去便利店打工

大妈问我暑假了吗?

我冷冷一笑说,下午还要考试。。。|||

于是不十分清醒的,我赴考贸易System

题目是,凯因斯的贸易system甭坏是如何发生的,结合多国籍企业的行动样式论述

看到题目我又笑了,不过这次不是心理学那绝望的惨笑

因为这次我真的压对题了!

上了半年的贸易不知道老师在讲毛,只知道他有一顶很拉风的巴拿马草帽。。。|||(看我对时尚多么的敏感)

但是唯一一次我知道他在讲毛的时候,就是说这道题目

果然考试就是这道

我洋洋洒洒,写了足足50分钟,写的汗汤汤滴

最不合算的是,监考的是个熟人。我还跟她说,等一下本少爷要作弊,您高抬贵手

结果招呼白打。。。

考完以后就是断命的zemi打合时间

是的,无语问苍天,我又要去山梨合宿了!

妈妈的,又是山梨,这是第几次了?老师你真的有个私生子在山梨吗!!!一年中我最恨的就是这两次被迫的山梨合宿了。。。

孤单两字怎么写?去了山梨合宿就会写了。。。|||

然后又是一堆的作业,惯例的课题研究、发表准备、还有2000字的读书报告两本

我真想吊死在双眼皮教授的家门口

最后的最后,老师说三年级的需要辅导二年级的。。。

毛!俺没听错吧!叫俺辅导日本人写课题吗?太看得起俺了。。。

说实话内心是有小感动的,本少爷也成为前辈了,也被景仰了~~~

但现实是残酷的,我那舌毒的同学当场对后辈说

你们有什么私人的烦恼可以问SHIKA。。。

是的,课业问题就不必我问了,NAYAMI就来问我吧

无论是暗恋烦恼暧昧纠缠被劈腿男友不中用又或者被好友背叛还是金钱问题,都可以跟我商量,因为我有着丰富的不利经验

我靠!

打合以后我身心俱疲,但还是踉跄的爬下山去高幡不动和同学们汇合

真慕他们没有ZEMI

珍爱生命,远离ZEMI啊。。。到了大四我的毕业论文该怎么办啊。。。撞墙

所以我即使累得像一条死狗,我还是要唱K嘶吼(真押韵~~)

0集体照
IMGP1017.jpg

1看我如同中邪了一般的表情!!
090730_184313.jpg

2我确定我不是中邪,是中风了。。。
090730_184322.jpg

3孙悟空~~。。。我恨泉哥,他又高又白又瘦。。。在他边上我就是个怪物
IMGP1025.jpg

其他照片太猥亵了,实在不能再放上来了。。。

总而言之,暑假开始了,是个好兆头。我还有如山一般的事情没有做

下个星期五被约了和小峰峰一起吃饭,本来想说好歹去居酒屋露个脸的,现在为了这个饭局,又搁置了

小峰峰我已经很多年没见他了。。。为毛明明同在东京却好像相隔天涯

就像我跟三两同学,在东京的时候不联系,他回上海了,我却死活要他回东京来跟我玩耍

在身边的不好好珍惜,最后就会被还以颜色的

然而,随便吧,反正我也孤独惯了~~~




很高兴得看到景行厅男孩出新曲了。算起来从去年夏天到现在,做赵哥的粉丝已经一年了,难得自己那么的长情啊。

赵哥现在已经不说2台车,八个人,外加一点小东西了。

但是我依旧忘不了小梁很无奈的说,再坐在赵哥身边,我就要中风了,你知道吗。。。

从不好笑的笑话,到太好笑的正经的话

真希望自己可以去他们的签名会,甚至是演唱会~~

---------------

宝贝问我未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我考虑去做狗仔队了

我真的不是说着玩玩的

最近由若干件事情激发了我做狗仔这根不安的神经

首先就是林赛罗韩和沙曼萨Roson这一对缠绵悱恻的小情侣

是的,GAY和LES见过不少了

让我如此激动的却也不多。。。

这两位的爱情走向的确是把众人的八卦之瘾给吊出来了

SAMRO在戒毒所外面等待LILO的样子,那瘦削的身影,任谁看了都会心疼

希望他们能走到最后,结不结婚不重要,永远厮守在一起才重要

其次是又燃起了对毒药的热情

他的气质真的是浑然天成

永远忘不了当初迷他的那年,深刻记住他在BLOG里面说的那些话

那年我爱上了北京小美人,那年我和男友分手,不懂为什么到最后自己还要被指责

不懂自己到底做错什么

抽着BLACK STONE,看着毒药的照片和文字

幻想着自己也可以去伦敦留学,可以什么都不管,只画自己的画

我记得宝贝问我考进了什么大学,我如实相告

宝贝很诧异的说,怎么你这么想赚钱么?

听得我心里一阵泛疼

我也想只做自己,可有些事情由不得我

和宝贝相识之后才觉得自己也许还是可以完成自己的初衷

宝贝的片拍得好极了,宝贝的本子写的太烂了。。。|||

宝贝对我说,只要你写的剧本,我都可以帮你拍成片

我终有一天会写出让自己满意的剧本吗?我不知道

四月份的时候宝贝打给我,樱花开了,他说

樱花开了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我觉得你很浪漫,看到樱花就想到你了”

我想要的浪漫,不是樱花漫天飞舞那么高调的

我只想要,很多年以后,看某一部电影

是我写的本子

是宝贝拍的大片

然而那时候,我们两个却各自四散在世界的角落

想要打给对方,想继续从深夜聊到天亮

可是我们却已经失去联络很久了

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浪漫

有时候其实我们已经离成功很近了,却因缘际会错身而过

事后回头,我们可以很潇洒的说,不,那个其实并不是属于我的成功

然而,谁知道呢







备注
苗仔你竟然不知道我的北京小美人,他是最有希望跟我结婚的人选。。。(屁咧)874444783.jpg

真销魂~~

另外大宝贝你也不记得了吗?IMG_6359.jpg


宝贝和舒~~~这张拍得真嫩。

宝贝叫我小美人,我叫他大宝贝,他永远是我的大宝贝,FOREVER BEST FRIEND


我记得那一年,我初进宫,宫里的牡丹开得特别的好,密密匝匝的牡丹花下,映着四王爷的脸

竟然毫不逊色

宫里的人都说四王爷生得太妖冶,不是好兆

恐怕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生来这一副颠倒众生到可以祸国殃民的皮囊,能够给他自己惹来多大的嫉妒多大的灾难

装也好,真也好

他在所有人面前,一直是疯疯癫癫的

他的母亲曾经是帝王最宠爱的妃子,美的倾国倾城

服侍我的年纪稍长的宫女碎嘴跟我说,曾经是立过四王爷为储的

有一年冬天,不知是什么缘故,四王爷和他的母妃的寝宫走水,烧了个灰烬

美的不可方物的妃子最终落得成了个面目全非的焦尸

四王爷被护在小水缸里,保住了小命,但从此就疯癫了

王储废了,另立了太子

那一年他十岁。从万千宠爱到丧母失智,也不过就是那么个短暂的冬季而已

究竟是小水缸保住了他的命,还是这疯傻保住了他的命,我不知道

我入宫这年,他也不过是个二八青年,脸上只有一种天真的表情

他是被眷养在深宫的一只华丽的宠物

他自己放弃了自己,

为了保住自己。

为何这样苟延残喘,难道装疯卖傻一辈子,只为在皇宫求个安身之所

我复姓欧阳,最早最早的先祖,也曾经经历过这样一段隐忍,我骨子里流有这样的血液

所以我以为自己会懂,但是我不敢去懂

身在左大臣之家,书香门第,从小我就被称作神童。

我不爱这个头衔

到了弱冠之年,我的名声竟大得传进了宫去

最后,帝王一道令,我便进宫成了太子洗马

这样也好,我不用再面对整日愁眉深锁活像每个人都欠他了二百两的爹,整日哭哭啼啼吵吵闹闹的二妈和小妈,还有我那不问世事住在佛堂的亲妈。那天我走,她依旧背对着我敲着木鱼。

我知道她不是真的懂禅。无色无相不生不灭,她真的懂她会看我一眼,就因为她放不下,所以她不敢面对。

总之我入了宫。

太子是皇后所出

在我眼里他是个好青年,他很适合当帝王,有小小野心和蛮横,不笨也不太聪明

很好学,但是学起来没那么容易上手

我做太子洗马,皇帝家着实捡了个便宜,光风霁月、六韬三略、十大古韵、手谈对弈、竹帛丹青。。。只要我会只要他想学,我都倾囊相授

后来皇帝的儿子们纷纷慕名而来,我不再是太子一个人的洗马,各位王爷我都要帮他们洗马。。。|||

四王爷一开始也在座席之列,
别的小王爷讥笑他“傻子也来念什么书”

他身子振了一下,眼里没来由闪过一道寒光,但他隐藏的很好,随即就挂上了无害的笑容

一言不语,转身就要离去

“你如此甚好,不需走”我拉住他

他回过头来怔怔的望我,那双眼直望到我心里

之后他在没有来过课堂

他不需来课堂,我会在我空出的日子,去他的梓景宫单独教他

他太美,太聪明,太会隐藏

他不是宠物

他是一只兽,假以时日,不可估量

他城府那样深,我觉得可怕,可又离不开他

我入宫五年,看他从一个华美少年渐渐变成一个有着危险双眼皇族

我记得那年夏天他正值双十,皇帝病入膏肓,皇后和太子迫不及待要掌实权

后宫纷纷乱乱,如那夏夜的雨

只有我和他,好似不关己事,躲在檐下喝进贡的上好女儿红

“这皇宫,我自是有一日要走的,太子洗马怎可做一辈子,有一日太子穿了龙袍,我也要另觅去处了,倒是你,你可想过你何去何从?”我为他担心,即便不知道他的真相,即便只是那张脸,就已经是杀身之祸。

“只怕到时不让你走,留下来给他做宰相,高官厚禄,由不得你不留”他避开我的问题不答

“我要高官厚禄做什么,空空泛泛,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谋生的日子我可没半点兴趣。我可不想似我爹,那眉头皱的直接可以夹住一支毛笔~”

“我知你要什么,你宁要高床暖枕”他浅浅的笑

“是啊,我自出生后没有一日是清醒的”我点头

我们喝了很多坛酒,醉了以后,他开始大声唱歌,装疯卖傻他一向在行

我拿出我的琴,奏了一曲高山流水

“我宁可不要有人懂我”朦胧中他说,“如果一定要有那么一个人,我很庆幸可以是你”

我也不需要有人懂我,但我希望他能懂我

那晚,宫变了。太子终究还是等不及,夺了位。

那晚以后,一切都变了。

宫闱争斗名利厮杀,不提也罢

一年以后的冬至,我终于决定要离开这琉璃皇宫了。

因为他已经,慢慢变成一只兽了

我知道他要酝酿一场翻天覆地

我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他,但我还是想试一试

天下之大,总有一处容得了我们,何必在这华丽的牢笼里面卷起血腥的杀戮,也困住自己的一生。

我们一起走,我等你

我留书给他

那一夜,雪纷落势如暴雨。怀抱著一点点的期待,我独自孤站在皇城下等了又等,等了再等直至天明,直至另一个雪日与雪夜又再来临

可他,却没有来。

我孤身离去。

他曾和我说起南方有一座倥侗山,里面有个身怀绝技的得道高人,空有一身武艺不传他人。

文的极致,也就如我这样吧,却什么也帮不了他

武的极致,是什么?我想知道

等我找到倥侗山的时候,他登基消息也传来了

死了多少人,我不知道

我知道,全天下都在通缉一个叫做欧阳的人

收我为徒时,师傅问我叫什么,我突然想到他,一将功成万骨枯

我跟师傅说,我叫枯骨

他为何要找我,也许我是懂得的。我想我终有一天,定会回去的,我离不开他,如他离不开我

然而现在,未是时机

在我之后,师傅又收了很多徒弟,他有自己的打算

三年后的端阳,一对华服的夫妇带着一个很美的男孩来拜师

我看到那孩子的眼睛。我想到他,和我当年见的牡丹花下的他,一模一样

男孩有个很刚毅的名字,他那有钱的父母不希望他那么阴柔

我那时喝得有点醉,大大咧咧的说“我是你的大师兄,不过你可以叫我枯骨”

“你空有这张妖艳的脸,却身为一个男人,好似锦衣夜行,可惜可惜”

“你那名字不合你,终究不好,不如叫你夜锦如何?”

他是我的小师弟,此后他就一直叫夜锦,我们都忘记他原本叫什么

正如我忘记我原本叫什么

夜锦很像他,但没有他的城府

我没来由喜欢亲近这个孩子,对着他,我终于可以继续毫无顾忌的笑

忘记曾经的一切,忘记他。

然而他,却不能放过我

他找到了我

一道婚旨

我方知道什么叫做晴天霹雳,我却不能抵抗

“这是巩固南方的唯一办法,也是让你回到我身边的唯一办法”在大殿里,遣散其他臣子,相隔这么多年不见,这是他唯一对我说的话

他的风采,丝毫不减我初见他时的光华

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错了,夜锦不像他

这世界,谁都不像他,谁都比不上他

他是毒酒,我会含笑而饮

于是三个月后我成亲了,做了他的宰相

师傅写信给我,说夜锦不听劝,总想来找我

“如何,你身边是不是也缺一个左右手?”师傅这样问

我回信,只写了一个字,之后再也没有倥侗山的消息了

我知我做的绝情,我第一次这样辜负别人,我变得像他了

三年以后他御驾亲征,我和他一起上了沙场

我才知道,当年我自己取名叫做枯骨,的确是有道理的

我做那么多,不是为了国家,都是为了他

一个人可以活多久,我并不在意

我只怕活得没有价值

然而幸好,他可以陪我到最后

他扶住我,喊着我的名字,欧阳欧阳,他不这么大声叫,我都以为我生来就是枯骨了

我想问他,如果可以重来一次,那一夜他会不会来

然而我还是不问了,他是天生的王者,不属于我这般的儿女情长

“我初见你时,那牡丹开得甚好”最后,我也只是留下这样一句话

我看他流了泪,我第一次见他流泪

他说他母亲死的时候,他把泪都流干了,此生不再会有泪

我不想最后见他那么伤心,我轻抚他的脸,望着他身后,笑说,你看,花开了

他回过头去,那是满天的烽火

我觉得冷,渐渐闭上眼睛

“茕,对不起,到最后我还是帮不了你”我在心里说

从四王爷,到陛下,我始终不曾唤过他的名

他单名一个茕字,遇见我之前他独自一人,我走之后他是不是又将形单影只?

这天下间,我们本都是一个人茕茕孑立的

那为何和那个人在一起之后却又难以分开了呢?

给师傅的信里,我写下这个茕字,我知道师傅会懂的

我这一生,只能看这么一眼,爱这么一次

师傅曾仿佛预言般地说我空有一身文韬武略,却什么也留不下

罢了,

我从不曾后悔


一朵妖冶的花,要在夜里绽放多久,才能等到那个来欣赏它的人

那一夜,他一个人走出studio,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做parttime job

19岁,孤身一人在陌生而繁华的城市

做廉价的平面模特

像一个商品,被人摆弄

和一张椅子一盏灯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好看的道具

不同的只是,不被需要的时候,它们还需要工作人员来把它们搬走

而他可以自己走

19岁,别人说在模特这一行要想红已经太晚了

他从没想过红,他只想有个正经的工作

他努力扮演各种表情

勉强的笑,硬扯着淡淡的嘴角

在强光下迷蒙着双眼,让脸部的肌肉慢慢麻木掉

如果可以,他想活得更有尊严一点

不是用刷子在脸上补粉

不是不停穿穿脱脱过于glam的衣裳

可是他除了这些,又好像什么都不会

夜风冷了,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也许就到19岁为止了

--------------------------

那一夜,他一个人走出机场,拖着行李

知道不会有人来接他,不会有人call他

32岁,孤身一人游荡在一个又一个城市

觥筹交错里运筹帷幄

也许在别人的眼里,他算是一个成功人士

但他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被腐蚀掉了

女友,他也有很多,渐渐让他觉得自己像低等的爬行动物

钱,他也有很多,但他不知道它们都在哪里,自己仿佛没有一天享受过

除了自己,他觉得他什么也不曾拥有

夜风冷了,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永远如此了,反复轮回

---------------------
那一夜,在出租车里,随手翻看的杂志上,他看见他

有一种小动物一般无助却畏惧戒备的神态

他移不开眼睛

很年轻的孩子

自己在他那个年纪,在做什么?他回忆,却想不起来

他多看了他两眼,那些过于glam的衣服,衬不上他,他想

从此他的脑海里面都是他

反反复复出现

第二天他去便利店买了一本杂志

-----------
3年后,22岁的他是这个城市最有名的模特,所有的秀都在等他的档期

所有的杂志都抢着拿他做封面

也有嫉妒他的人背地里面说,是老板出钱把他捧红的

三年前他突然被现在的老板招募旗下

突然就红了

可他从来没有见过老板

老板很忙,永远不在

助理说老板是一个满世界转悠的赚钱机器

那天他听说老板回来了

他想去感谢他

还没到办公室,他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他应该不是老板,老板不会这么年轻,他想

他经过他身边,不知为什么还是多望了他一眼

看着那张脸他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微微一跳

那是一张有点沧桑的脸

最后他们错身而过

----------------
他还是忍不住

不知道为什么,签下那个年轻的孩子

即使签下了,也没空见到他

可是现在他可以在任何杂志的封面上看见他

他就觉得很满足

嘴角也可以无意识的勾出笑来

那天他走出办公室就看见他

还是那无助又清眼神,他忍不住多贪看几分

他很想跟他说,他三年前就在杂志上见了他

他很想跟他说,他忘不了他的眼睛

他很想跟他说,可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孩子从他身边走过,发稍微微扬起

他想去碰,但他只是默默越过他身边

越过了,却又仿佛不甘心似的

他回头,默默望着那孩子离去的背影

无限温柔

公司门外,车在等他

载他去任何地方

任何地方,却不是他的心想去的地方
----------------
那一夜,我见那朵花,开得那么惹人怜爱,我想触碰它,又怕伤了它

那么美的花

我只得远远望着它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喝酒

那时候我怎么也练不好师傅教的剑法

大师兄枯骨跟我说,智者笑痴者哭愚者醉

“师弟,喝下这坛酒,除了醉,你别无他法”

那一晚我和他两个人烂醉在酒窖,后来的事情我不太记得

师傅说,我们两个人疯疯癫癫的唱了一夜的歌

入师门后我第一个见的人就是枯骨,他总是一身白衣,飞扬跳脱,我不曾见他有什么烦恼

三个月后他成亲了

我却不见他开心

成亲前一晚他对我说,古来生下千金的人家,为了庆祝就把酒埋下,等到女儿出阁那一天,才把酒挖出来请大家喝,这酒就叫做女儿红

要是那家的女儿不幸早夭,那酒就称为花雕,花雕者花凋也

我轻抚着枯骨血红色的喜服,想不出该回答他什么

我说,师兄,我从未见过这么好的料子,滑不溜手呢

枯骨淡淡一笑,我见水滴淌过他的脖子,隐没在内衫里

我疑心是他的泪

他成亲那晚我只见他不停喝酒,他高声嚷着自己没醉

我却觉得,他此生此世就要这样一辈子醉下去了

我不懂,为什么他要逼自己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枯骨说得对,我是愚,什么都不懂

我抱着一坛女儿红,醉倒在桃花树下

师傅感叹,自己的徒弟们全过不了这个情字

枯骨这样,你又这样

师傅不愧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连我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竟然被他看透了

我问师傅为什么

师傅说,如果有答案,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了

于是我不想知道原因了,

因为我明白,无论如何,那个人不会是我

三年后枯骨出征,战死在关外

人的一生可以那么短暂,我很唏嘘

为什么枯骨出征的时候不来找我

师傅说,或许只是因为他不想我陪他一起死

我从师傅的酒窖里找出四大坛花雕

三天后的傍晚我才幽幽转醒

师傅说我醉后唱的歌似乎是失传很久的古曲

枯骨通晓音律,我却不是

也许那歌是我替枯骨唱的

从此之后,我没有一天是清醒的

从我以后,再没有人来拜师学艺

师傅仙游之前,把毕生所学都传给了我

而我要了它又有什么用呢?

整一座山,变成一座空山

如果有来生,我求至少能让我陪他到最后

但若真有来生,恐怕还只得如此,最多只能求到共醉一晚








最近自己都在做傻事,越想越觉得后悔

不停的做错,不停的轮回

我就是喜欢隐忍,我就是喜欢刻薄自己

这样很快乐

痛得浑身发抖,很快乐

我从前不是这样的人

我从前不会想到今天自己会变成这样的性格

我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那么脆弱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